两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黄轩“霸屏” 演员生活不能只有酒店和片场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5 03:58

2018年1月4日讯,“郁郁不得志”,这是黄轩出道以来很长一段时间留给大家的印象,形象好演技佳的他总是在关键时刻与机遇擦身而过,被大导临阵换角的故事早已被媒体写了又写。但这两年,黄轩似乎时来运转了,不仅接连参演了张艺谋、冯小刚、陈凯歌三位名导的电影,还在《红高粱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海上牧云记》等大剧中崭露头角。尤其是眼下,两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同期上映,黄轩也难得地“霸屏”了一把。

就在大家都以为黄轩要发力冲刺的时候,他却告诉记者,今年有意放慢了自己的工作节奏,甚至还给自己放了三个月的长假,用来“读读书、发发呆、出去走走”。他说,前两年自己过于忙了,今年就想要回到普通的生活中来,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作品就选择休息,“生活中不能只有酒店和片场,那演员要去靠什么来去储备你的资源呢?”

喝酒读诗,靠近诗魔白居易

正在热映的陈凯歌新作《妖猫传》中,黄轩出演的正是以白居易为原型的桀骜“诗魔”白乐天,从接到角色起,他就做大量功课去接近人物的内心,力求准确演绎诗人的状态,“演白居易之前读了很多他的诗,主要是从他的诗里面去找他的人物性格、他所关注的东西、他的情愫,还有他的性情,他的诗有两千多首,里面有足够丰富的细节去找他的人物感觉。”

每天背诵唐诗,是黄轩交给陈凯歌的日常作业。“从诗里我可以看到他是一个很感性、很多情的人,不然他写不出来《琵琶行》和《长恨歌》,也不可能对素未谋面的杨贵妃产生这么浓烈的情愫。同时他又热爱生活、热爱自然,甚至是有普世关怀的,才能写出《卖炭翁》这样的关心小人物的诗。”黄轩觉得,这些性格特点自己骨子里也有,只是没有那么极致,所以他可以通过放大和想象去找到人物的感觉。

白居易存世的2000多首诗里,有800多首和酒有关,而黄轩也是圈内有名的爱酒之人,这为他靠近角色打通了脉门,“可能很多人都知道,酒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喝酒的人遇见了喝酒的人,就感觉很亲切,好像有一个共同的方式和性情去交流,一下子拉近了距离。虽然他在唐代,但是我们每个人对酒的反应,其实是差不多的。”拍摄时,黄轩每晚都会在收工后抽出一点时间,一边喝酒一边读诗,安静地回想过去一段时间所有的拍摄历程,每一场戏、每一秒钟是如何呈现的。

如果让黄轩选择穿越回古代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《妖猫传》的唐朝,此外还有他心仪的北宋,“唐朝是盛世,无论是文化艺术,还有社会的发展,都是在一个特别开放特别蓬勃的时期。但是宋朝又多了一份内敛,同时在建筑和艺术审美上又达到了一个巅峰,这两个朝代都是我感兴趣的,出了这么多伟大的诗人、艺术家,是我们民族文化发展的巅峰时期。”

陈凯歌像导师,冯小刚很性情

两年内“集齐”了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三大名导,黄轩深感幸运也压力倍增。他坦言,在合作中给自己压力最大的就是陈凯歌导演,“因为凯歌导演要求非常高,非常苛刻,而且这个人物也比较难演,所以对我来说就压力比较大。”面对陈凯歌导演对镜头极致感的追求,黄轩也“快要被逼疯”,因为导演要求他在一个瞬间要表达出两种以上的情绪,在每一个镜头中去表现出难以言说的、让人发疯癫狂的状态,“所以我经常是一会哭一会笑,特别神经质,情感汹涌澎湃”。

在片场流出的一段花絮视频中可以看到,黄轩在一场哭戏中入戏太深,长时间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,哭得双眼红肿,神情恍惚瘫坐在片场。对于演好哭戏的诀窍,他笑言:“也许自己内心就是一个容易感伤和感动的人。”陈凯歌对他的表演也给予肯定:“黄轩作为一个知名演员,却十分低调,极少出现在应酬场合,他令人着迷之处就是在于他的神秘。并且黄轩是一个难得肯说真话的实诚人,乐于表达自己的想法,这就是白居易的性情”。

对于与陈凯歌导演的初次合作,黄轩觉得“很有安全感,可以把自己完全交给导演”。在他看来,陈凯歌导演像导师一样严谨、认真,“每天在现场像是在上课,他会给你掰开了揉碎了,把很多东西说得很清楚,不会让你有任何的疑惑。”而另一位大导演冯小刚,在他心目中则“比较性情”,“小刚导演在现场的情绪有时候像孩子一样,阴晴不定,性格也比较着急。但是他特别聪明,很会拍电影,到了现场他的效率很快很高,他也不会跟演员做过多的解释,不会给演员太大压力。”

节制永远要比释放难的多

这两年黄轩的作品集中爆发,他的演技也越来越得到观众们的认可。但他自认为,目前还远远达不到所谓的巅峰状态,“我的愿望当然是希望成为一个能驾驭很多角色的演员,把每个角色都演得维妙维肖、感同身受,甚至能够影响到观众。但我觉得路还长,我还有很多有待提高的空间要去成长。我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演好当下的戏,如果没在拍戏,就好好的学习和丰富自己的内心储备。”

在忙碌了两年之后,黄轩在今年放缓了工作节奏,还给自己放了三个月假。这样的安排对一个正在事业上升期的演员来说看似有些“糊涂”,但黄轩对此看的很清醒:“我不觉得一定要在一个看似很好的时候不停的忙碌,因为那个时候其实是最容易消费一个演员和消耗你的时候。节制永远要比释放难的多,所以在没有特别有兴趣的情况下,还不如选择休息。为了更多的可能性,为了不磨灭热情。”休息的这几个月,黄轩去了几个地方旅行,给自己充了充电,也完成了一些小心愿,这些都让他感到非常满足,“我们个人的人生体验实在是太有限了,如果我再把自己的生活缩小到只有片场和酒店,对演员来说是特别不健康的。”

黄轩在圈内的朋友不多,也不爱出门社交应酬,他喜欢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,喝茶、品酒、读书、思考……这也让他在浮躁的娱乐圈中显得有些特立独行。他说,这样的性格其实很早就养成了,“我从小的经历比较颠沛流离,变故也比较多,我又是一个生性敏感的人,会想很多问题,得不到答案,我就会去不断的思考,不断地去阅读,去找答案,慢慢的想的事儿比同龄人多一些。”也正因为如此,在挑选剧本时,他更倾向于那些内心空间比较大、人物经历比较特殊的角色,“对我有挑战的、或者是和我的特质有连接的人物,都比较吸引我,以后也会更多尝试不一样风格气质的人物。”

 

来源:北京晚报  记者 李俐

2018年1月4日讯,“郁郁不得志”,这是黄轩出道以来很长一段时间留给大家的印象,形象好演技佳的他总是在关键时刻与机遇擦身而过,被大导临阵换角的故事早已被媒体写了又写。但这两年,黄轩似乎时来运转了,不仅接连参演了张艺谋、冯小刚、陈凯歌三位名导的电影,还在《红高粱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海上牧云记》等大剧中崭露头角。尤其是眼下,两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同期上映,黄轩也难得地“霸屏”了一把。

就在大家都以为黄轩要发力冲刺的时候,他却告诉记者,今年有意放慢了自己的工作节奏,甚至还给自己放了三个月的长假,用来“读读书、发发呆、出去走走”。他说,前两年自己过于忙了,今年就想要回到普通的生活中来,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作品就选择休息,“生活中不能只有酒店和片场,那演员要去靠什么来去储备你的资源呢?”

喝酒读诗,靠近诗魔白居易

正在热映的陈凯歌新作《妖猫传》中,黄轩出演的正是以白居易为原型的桀骜“诗魔”白乐天,从接到角色起,他就做大量功课去接近人物的内心,力求准确演绎诗人的状态,“演白居易之前读了很多他的诗,主要是从他的诗里面去找他的人物性格、他所关注的东西、他的情愫,还有他的性情,他的诗有两千多首,里面有足够丰富的细节去找他的人物感觉。”

每天背诵唐诗,是黄轩交给陈凯歌的日常作业。“从诗里我可以看到他是一个很感性、很多情的人,不然他写不出来《琵琶行》和《长恨歌》,也不可能对素未谋面的杨贵妃产生这么浓烈的情愫。同时他又热爱生活、热爱自然,甚至是有普世关怀的,才能写出《卖炭翁》这样的关心小人物的诗。”黄轩觉得,这些性格特点自己骨子里也有,只是没有那么极致,所以他可以通过放大和想象去找到人物的感觉。

白居易存世的2000多首诗里,有800多首和酒有关,而黄轩也是圈内有名的爱酒之人,这为他靠近角色打通了脉门,“可能很多人都知道,酒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喝酒的人遇见了喝酒的人,就感觉很亲切,好像有一个共同的方式和性情去交流,一下子拉近了距离。虽然他在唐代,但是我们每个人对酒的反应,其实是差不多的。”拍摄时,黄轩每晚都会在收工后抽出一点时间,一边喝酒一边读诗,安静地回想过去一段时间所有的拍摄历程,每一场戏、每一秒钟是如何呈现的。

如果让黄轩选择穿越回古代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《妖猫传》的唐朝,此外还有他心仪的北宋,“唐朝是盛世,无论是文化艺术,还有社会的发展,都是在一个特别开放特别蓬勃的时期。但是宋朝又多了一份内敛,同时在建筑和艺术审美上又达到了一个巅峰,这两个朝代都是我感兴趣的,出了这么多伟大的诗人、艺术家,是我们民族文化发展的巅峰时期。”

陈凯歌像导师,冯小刚很性情

两年内“集齐”了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三大名导,黄轩深感幸运也压力倍增。他坦言,在合作中给自己压力最大的就是陈凯歌导演,“因为凯歌导演要求非常高,非常苛刻,而且这个人物也比较难演,所以对我来说就压力比较大。”面对陈凯歌导演对镜头极致感的追求,黄轩也“快要被逼疯”,因为导演要求他在一个瞬间要表达出两种以上的情绪,在每一个镜头中去表现出难以言说的、让人发疯癫狂的状态,“所以我经常是一会哭一会笑,特别神经质,情感汹涌澎湃”。

在片场流出的一段花絮视频中可以看到,黄轩在一场哭戏中入戏太深,长时间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,哭得双眼红肿,神情恍惚瘫坐在片场。对于演好哭戏的诀窍,他笑言:“也许自己内心就是一个容易感伤和感动的人。”陈凯歌对他的表演也给予肯定:“黄轩作为一个知名演员,却十分低调,极少出现在应酬场合,他令人着迷之处就是在于他的神秘。并且黄轩是一个难得肯说真话的实诚人,乐于表达自己的想法,这就是白居易的性情”。

对于与陈凯歌导演的初次合作,黄轩觉得“很有安全感,可以把自己完全交给导演”。在他看来,陈凯歌导演像导师一样严谨、认真,“每天在现场像是在上课,他会给你掰开了揉碎了,把很多东西说得很清楚,不会让你有任何的疑惑。”而另一位大导演冯小刚,在他心目中则“比较性情”,“小刚导演在现场的情绪有时候像孩子一样,阴晴不定,性格也比较着急。但是他特别聪明,很会拍电影,到了现场他的效率很快很高,他也不会跟演员做过多的解释,不会给演员太大压力。”

节制永远要比释放难的多

这两年黄轩的作品集中爆发,他的演技也越来越得到观众们的认可。但他自认为,目前还远远达不到所谓的巅峰状态,“我的愿望当然是希望成为一个能驾驭很多角色的演员,把每个角色都演得维妙维肖、感同身受,甚至能够影响到观众。但我觉得路还长,我还有很多有待提高的空间要去成长。我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演好当下的戏,如果没在拍戏,就好好的学习和丰富自己的内心储备。”

在忙碌了两年之后,黄轩在今年放缓了工作节奏,还给自己放了三个月假。这样的安排对一个正在事业上升期的演员来说看似有些“糊涂”,但黄轩对此看的很清醒:“我不觉得一定要在一个看似很好的时候不停的忙碌,因为那个时候其实是最容易消费一个演员和消耗你的时候。节制永远要比释放难的多,所以在没有特别有兴趣的情况下,还不如选择休息。为了更多的可能性,为了不磨灭热情。”休息的这几个月,黄轩去了几个地方旅行,给自己充了充电,也完成了一些小心愿,这些都让他感到非常满足,“我们个人的人生体验实在是太有限了,如果我再把自己的生活缩小到只有片场和酒店,对演员来说是特别不健康的。”

黄轩在圈内的朋友不多,也不爱出门社交应酬,他喜欢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,喝茶、品酒、读书、思考……这也让他在浮躁的娱乐圈中显得有些特立独行。他说,这样的性格其实很早就养成了,“我从小的经历比较颠沛流离,变故也比较多,我又是一个生性敏感的人,会想很多问题,得不到答案,我就会去不断的思考,不断地去阅读,去找答案,慢慢的想的事儿比同龄人多一些。”也正因为如此,在挑选剧本时,他更倾向于那些内心空间比较大、人物经历比较特殊的角色,“对我有挑战的、或者是和我的特质有连接的人物,都比较吸引我,以后也会更多尝试不一样风格气质的人物。”

 

来源:北京晚报  记者 李俐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